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小说 > 我本英雄

第十九章 六十一

最新网址:www.changduwx.com
    得知来自省城的消息,方正刚既意外又吃惊。他怎么也没想到,赵安邦拉着老领导于华北做工作的结果是:保住了他,却拿下了石亚南!这太不符合官场潜规则了,石亚南是省委书记裴一弘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又是坐在船头上的市委书记,不是市长,按说这种情况不会发生。方正刚百思不得其解,壮着胆子打了个电话给于华北,一问才知道,石亚南竟主动找裴一弘和省委辞了职,这么做的目的竟是为了保住他这个年轻市长!于华北很感慨地说:“正刚,你真幸运啊,碰上了这么一个深明大义,又勇于负责的好班长!我和安邦都很感动,安邦在常委会上说,在这个同志身上,我们看到了一种品质,优秀公仆的政治品质啊!”

    方正刚心里真感动,联想到当年在金川和章桂春搭班子的遭遇,感动益发深刻,于是,和于华北通话一结束,马上驱车赶到石亚南办公室。进门没来得及坐下,便急切地说:“石书记,你……你不能这么做!你……你才四十四岁啊,又进了副省级后备干部名单,而且是女同志,不……不能做出这种重大牺牲啊!”

    石亚南挺和气地笑着,“那就该牺牲你啊?正刚,你也才四十一岁嘛,不是一心要有个为老百姓干事的大舞台吗?这一年多你在文山这舞台上的演出还是不错的嘛!虽说工作中犯了些错误,但谁能不犯错误呢?况且主要责任在我!”

    方正刚连连摆手,“石书记,我是市长,这七百万吨钢我得负主要责任!”

    石亚南恳切地道:“正刚,不要争了,在外面也不要这么说!省委常委会今天开过了,处理结果都出来了,你再把自己填进去干啥呀?蠢不蠢啊?背着你和同志们找裴书记检讨商量时,我说了我应该下台的理由:其一,我是文山市委书记,是班长,没有推卸责任的道理!其二,裴书记、赵省长都知道,我违规不是第一次了,在平州就有前科,引咎辞职理所当然,就拿我开刀,警示大家嘛!”

    方正刚眼圈红了,“石书记,可你这是陷我于不仁不义啊!赵省长前阵子来文山检查工作时,你让我好好汇报,希望赵省长为我说说话。现在倒好,把我保了,却让你这么位好班长下来了,我内心不愧吗?让咱文山干部群众怎么想?”

    石亚南道:“正刚,你也不要想得太多,这是我自己的选择,和你,和赵省长、于书记没任何关系!就是在赵省长到古龙县和于书记通气的那天,我到省委找裴书记正式进行汇报的,想保你,也想保老古,我也不是没有一点私心!”

    方正刚说:“这也算不上私心,我听华北书记说,古主任好像是个记过吧?”

    石亚南道:“是记大过,应该说比较公平,老古总是没把好关,违规了嘛!”

    方正刚苦笑不已,“姐姐啊,古主任可是我们拉下水的,责任在我们啊!”

    石亚南也苦笑起来,“所以我承担主要责任嘛!正刚,你别替我抱屈了,我这次不下连老古都不服啊!有个情况我没和你说,老古停职以后就不理我了,我几次去省城汇报连家都不敢回,就怕老古这官迷不给我开门。算了,不说了!”

    方正刚却想了起来,“石书记,怎么听人说,老古还过来兴师问罪了?”

    石亚南挺敏感,看了他一眼,“哎,正刚,你都听谁说的?说了些啥?”

    方正刚道:“也没具体说啥,就说老古跑来和你吵了一通,不知吵的啥!”

    石亚南说:“正刚,你不知道就算了。现在这个结果挺好,我主动下台保住了你和老古,比较合算!要是你和老古下台,对工作不利不说,对我们的家庭也不好,只怕我和老古得离婚分手!这么多年了我们哪像夫妻啊?下台回省城,我也可以学着做个好母亲、好妻子了!以后你有机会到省城,我在家里招待你!”

    方正刚又想起了当年的章桂春,一声叹息,感慨说:“石书记,刚才我还在想呢,如果这次我是和章桂春搭班子,肯定不是这结果,罪名就全是我的了!”

    石亚南笑了,“是啊,就是能让你在章桂春面前争口气,我这做姐姐的也不能让你灰溜溜下台嘛!这阵子我已经听说了,章桂春认定你这次非下台不可!”

    这情况方正刚知道,据说章桂春在银山不少场合说过:文山这次闯祸的事实证明,像他方正刚这种人就是不能重用。还有传言说,此人正活动着要到文山做市委书记。石亚南走了,他会不会过来呢?于是便道:“姐姐,你这一走,麻烦可又来了:谁接你做文山市委书记啊?省委别犯糊涂,把章桂春派过来吧?如果是这样,还不如我下台呢!章桂春真做了文山的一把手,老百姓就要倒霉了!”

    石亚南冷冷一笑,“谁来做市委书记我不知道,可轮不上他,他算啥东西!”

    方正刚不放心,忧心忡忡地说:“石书记,你也别这么绝对,中国的事有时很难说,裴一弘书记要调北京了,新省委书记会是谁?如果是赵省长、于书记,这种可能性不大,可外边派个新省委书记过来呢?章桂春还不贴上去表忠心啊!”

    石亚南判断道:“这种情况一般不可能出现,就算新书记不是赵安邦、于华北,但只要这些老同志在,章桂春就不会被重用,省委这次对他查得很认真!”

    方正刚发牢骚说:“可结果呢?不是啥也没查着吗?三个主要领导批示,还是不了了之了!一下子处理了这么多干部,章桂春连个警告、记过都没有!”

    石亚南对此显然也不满意,“正刚,别说了,这不是咱们烦得了的事,让赵安邦、于华北他们领导去对付吧!章桂春逃得了这一次,能逃得了下一次吗?这个官场混子再有手段,也会有被揪住尾巴的那一天!”摆了摆手,“好了,不说他了,说点正事。我马上要走了,有些事得和你交待一下,也只能和你交待了!”

    方正刚心酸地点点头,“好,石书记,您安排吧,我全照办,一定办好!”

    石亚南从办公桌抽屉里拿出一个厚厚的大信封,“这里是五万八千块钱,你亲自代我交到那对投资亚钢联的农民夫妇手上,就说我石亚南对不起他们了!”

    方正刚接过钱,一下子怔住了,“石书记,你……你还当真这么做啊?!”

    石亚南表情郑重而严肃,“当然要这么做,这是我的承诺,要言而有信!”

    方正刚把钱放到了桌上,“好,好,石书记,这个承诺我来履行好了!这不是你的个人承诺,是我们文山**的承诺,我特事特办,把这笔钱退给他们!”

    石亚南不同意,“这怎么行啊?**从哪里开支?这就是我的个人行为!”

    方正刚马上把话接了过来,“好,那算我的个人行为吧,我个人来退赔!”

    石亚南半真不假地说:“哎,我说方市长,你和我争啥?就不能让我这个下台的市委书记在你文山投点资吗?告诉你:我和吴亚洲一样,对文山钢铁前景很看好!我相信,有你和这么一个能为老百姓干实事的好班子,这投资会有回报!”

    方正刚不好再说了,这才把五万八千块钱收下了,“石书记,我明白了,你这是敲打我呢!我也作个承诺:姐姐您放心,您的投资必将得到应有的回报!”

    石亚南意味深长道:“不是我一个人的投资得到应有的回报啊,是这七百万吨钢,是我们文山整个工业新区,是所有给亚钢联投了资的投资商和老百姓!”

    方正刚近乎**地说:“石书记,我向您保证,我和同志们会竭尽全力!”

    石亚南很欣慰,“好,好,正刚,你也不要有太大的压力,只要你和同志们真的竭尽了全力,就算将来搞亏了,我也不怪你!”说罢,又拿出了份打好的文件,“这封道歉信你看看,是以一个市委书记的名义写给全市八百多万人民的!”

    方正刚狐疑地接过道歉信,“石书记,你这又是啥意思?要公开发表啊?”

    石亚南道:“如果你和同志们不反对,我准备公开在《文山日报》发表!”

    方正刚匆匆看了一遍,看罢,就激动地叫了起来,“石书记,我不同意把这封道歉信公开在报上发表,起码不能这样发表!这七百万吨钢的问题很复杂,违规是事实,该认的账我们认。可另一方面,还有省委启动我省北部新经济发动机的背景嘛!再说,真正违规的是新区和亚钢联,主管失职的是我和市**!”

    石亚南苦笑说:“正刚,怎么又来了?我市委书记如果不失职,你们失得了职吗?也不要强调主观,什么这个背景那个背景的,这都不是理由!”深深叹息着,又说,“这几天我又到工地上看了看,还到吴亚洲跳下去的那座塔吊下待了半天,心里真不是滋味啊!曾经那么红火的亚洲钢铁联合公司垮了,还让吴亚洲走上了绝路!焦化厂和冷轧厂的一千八百多亩地也毁了,许多桩基打了下去,地上挖了那么多坑,估计无法复垦了!我能不内疚吗?正刚,你和新区的同志们要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把地尽快利用起来?还有二百五十万吨铁水也得积极争取!”

    方正刚道:“石书记,我正要汇报呢!铁水项目有戏,王副省长昨天到北京汇报时,重点介绍了铁水项目情况。鉴于项目搞了一半,文山又有铁矿资源,国家部委已经松口了,正式立项批准的可能性很大。这么一来,除了焦化项目和冷轧项目造成了大约三四亿的损失和停工造成的部分损失,后果并不算太严重!”

    石亚南头脑很清醒,“正刚,现在的问题是停工造成的损失,这一块没法准确计算!银行贷款利息加设备折损,每天就是一二百万,必须和陈明丽的伟业国际尽快达成接盘协议!我是这样想的,国家有关部委补批手续有个过程,你和市里不能坐等,得马上打个报告给省**,请安邦省长特事特办,先给批一下!”

    方正刚应道:“好,我试试看吧!反正这四个保留项目北京基本同意了。”

    石亚南又说:“也注意些谈判策略,未必就不和白原崴、林小雅的欧罗巴远东国际投资公司谈!白原崴不是凡人,又和陈明丽成了对手,让他们竞争嘛!”

    方正刚摇了摇头,“这事有些怪,白原崴好像没有竞争的意思,陈明丽和伟业国际集团呢,却把欧罗巴远东国际投资公司开出的条件接过来了!当然,伟业国际也做了些妥协,把二百五十万吨铁水项目一起接了,可报价又太低了点!”

    石亚南手一摆,“那就不要睬她,铁水单独招标,不是有几家有意向吗?”

    方正刚说道:“这个工作也在做,新区管委会前天还接待了两拨投资商……”

    就说到这里,石亚南的秘书刘丽敲门进来了,一脸焦虑,似乎有啥急事。

    石亚南马上意识到哪里不对,当即问刘丽:“哎,你怎么了,出啥事了?”

    刘丽眼里蒙着泪光,尽量镇定地说:“石书记,小婉来了个电话,说是她和她弟弟小鹏在今天早上送报纸的路上遭遇了一场车……车祸,她弟弟小鹏快死了!”

    石亚南脸色一下子变了,“早上出的车祸,怎……怎么直到现在才说啊?”

    刘丽眼中的泪下来了,情绪也激动起来,“如果不是医院见死不救,小婉也不会打这个电话!小婉这孩子多懂事啊,不到紧要关头不会麻烦你石妈妈的!”

    石亚南连连点头,“我知道,我知道!刘丽,你快说,都是怎么回事!”

    刘丽抹着泪说了起来,“这场车祸发生在早上五点四十分左右,小婉和小鹏从报社拖着一三轮车报纸出来,在解放路被一辆卡车撞了。当时天还没大亮,路上行人不多,开车的那个混蛋司机肇事后就加速逃了。小婉和过路群众把小鹏就近送到了市人民医院,值班医生简单给孩子处理包扎了一下外伤,就让交一万元押金。小婉哪交得出这笔押金呢?求医生,求院长,给他们磕头啊,整整五个小时过去了,没起任何作用,小鹏已经奄奄一息了,小婉这才把电话打了过来!”

    石亚南气得浑身直抖,“正刚,你看看,这……这就是咱们的人民医院啊!”

    方正刚也火了,“简直是一帮冷血动物!刘丽,赶快打电话给医院,快,告诉他们,这一万块押金市里马上就派人去交,让他们立即抢救孩子,立即!”

    刘丽当场拨起了电话,拨通后还没说几句,石亚南就抢过话筒,“让你们院长听电话!什么,你就是那个冷血动物园的园长啊?好,很好!齐园长,我是石亚南,我告诉你,这个被撞伤的小鹏是我的孩子,我的!被车撞伤送到你的人民医院五个多小时了,现在还没手术,我作为孩子的家长,求你大老爷开恩,立即安排手术!如果出了意外,我和中共文山市委一定追究你们的渎职责任!”

    然而,一切都来不及了。当石亚南放下电话,和他一起紧急赶往市人民医院时,可怜的孩子已因大量内出血死在了手术台上。他们到手术室时,小鹏还在手术台上躺着,瘦小的身躯上蒙着白布单。那个姓齐的医院院长不在现场,不知躲到哪去了。手术室和走廊上站满了医生、护士和伤病员,一派紧张不安的气氛。

    小婉抱着石亚南号啕大哭,“石妈妈,我……我没想到会这样,没……没想到啊!后来还……还是小鹏提……提醒了我,让我找……找一找石妈妈……”

    石亚南泪水如注,动情地抚摸着小婉,哽咽说:“婉儿,我的孩子,我……我的好孩子啊,你怎么早不想到这一点啊!你……你石妈妈的心都要碎了……”

    方正刚心里也十分难过,看着医生护士,禁不住吼了起来,“你们那个齐院长呢?让他滚出来!这种事躲得了吗?孩子磕头都磕不软他的心,还是人吗!”

    石亚南抹去了脸上的泪,“方市长,不说了,就让他躲吧!我们今晚开会研究一下,看看怎么办?我的意见,对这种人要撤职开除党籍!我不管他有什么理由,什么市场经济,成本核算!是医院就得救死扶伤,是医生就得救人性命!”

    方正刚点头应了,点头时,眼中的泪水顺着面颊流了下来。这真是想不到的事,面前这位令他敬佩的好班长就要下台走人了,竟然还看到了这么一出让她痛心不已的悲剧!他相信,石亚南和小婉说的不是假话,这位女同志的心承受得太多太多,也许真的要碎了。那是一颗和文山,和文山老百姓血脉相连的心啊!
最新网址:www.changduwx.com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作者:周梅森..所写的《我本英雄》为转载作品,章节第十九章 六十一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是《我本英雄》作品的版权所有者但不愿我们转载您的作品,请通知我们删除。
 ②书友如发现我本英雄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我本英雄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55读书小说网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我本英雄小说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短信给管理员,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